叶叶日黄

[叶黄]Summer Of Love

雷点还是写在前面:有微量BG。


受朋友所托为一本叶黄本写的guest,也算时隔几年又完结了一篇叶黄。网络版略改了标题和结尾。

脑补时觉得挺好玩的梗,结果被我写得索然无趣,通篇很无聊。

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内容,但是lofter一直说有敏感词,所以就转图片了。

祝大家七夕快乐。

 

 

1

“前辈,我对你……”

 

吃饱喝足照例选择爬楼梯回家以便消食的黄少天,刚刚走到7楼,就听到上一层的拐角处,一个声音模模糊糊地传了过来。

黄少天心道不好,这是碰上经典虐狗场面了。

楼是不好再继续往上爬了,此刻最正确的做法大概是马上掉头去坐电梯。不过黄少天想,推开过道的门势必会发出尴尬的声响,目前看来,这幕深情表白正进行到最高点,万一要是坏了别人追女神的气氛,毁了一桩姻缘好事儿,走在路上会被猪踢的。

所以黄少天连气都不敢大声喘了,默默把自己在黑暗中隐匿好,生怕惊动声控灯。

 

“……我对前辈……”

尽管声音非常轻微,但是在狭窄封闭的楼道空间里,这几个字还是在空荡荡的楼道里打转回旋,听得一清二楚。

这句话的主人仿佛在思索什么,约莫过了半分多钟也没有说完一句完整的话,黄少天有点替表白方着急——我喜欢你、我爱你,这么简单几个字怎么说出来就那么艰难呢!

“你想说,你喜欢我?”一个带着点笑意的年轻男声突然冒出来,明显和刚刚表白的不是同一个人。

??????

……基佬???黄少天几个黑人问号在心中炸开。

表白的人没料到对方突然主动了起来,一时声音里都有点慌张:“什么?……啊,是、是的……我喜欢前辈!”

声音到这里又断了,过了小一会儿,表白的人见没有回应,又鼓足勇气继续道:“从那天晚上开始……我、我就喜欢你……”

楼道间大概又沉默了几秒钟。

“虽然那个晚上的确我是和你睡了一觉,但是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什么。”另外一个男声终于响起来,“对不起,我很抱歉。”

楼道间不出意外很快响起了急促呼吸的声音,是有一方在竭力控制自己的哽咽。

 

尴尬了。黄少天想。

这是遇到睡了人还不想负责的渣男渣人现场了啊……

 

告白被拒的一方,含含糊糊带着哭腔说了一句“对、对不起!”就匆匆往楼下跑,结果刚下了半层,大概是被眼泪糊了眼,没注意到最后两步台阶,一下子就要表演一个脚滑滚楼梯了。还没来得及第一时间离开偷窥现场的黄少天,不得不眼疾手快接住了那人:“诶,小心点,年轻人走路不要那么急嘛。你别这么看我啊!我也就刚刚来,什么都没看清什么都没听到……”

大概是发现了有人看到这么丢人的一幕,男孩子的眼泪更是汹涌而上,抽泣地说着谢谢,立刻就往下跑。

声控灯在这番响动中终于亮了起来。雪白的灯光把楼道照得光亮,连墙角的蚂蚁都能看清楚。

 

黄少天被人揪了个现场,纵使真的是无意路过,也不由得有点尴尬。他本来打算打个哈哈就立马去坐电梯,结果侧着身子去看楼上的时候,发现那个男人正趴在扶梯护栏上,带着点戏谑笑意注视着自己。

黄少天愣了愣——尽管对方不知道何时叼上了一根烟,看起来显得不太正经,头发也没怎么精心打理,下巴上甚至还有点胡渣,但是却有着非常好看的脸。他看着那男人,一时竟然不知道说点啥。

“哟,这儿还有一个围观的呀。”男人咬着烟嘴,对着黄少天笑了笑。

黄少天转头就走的瞬间,居然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热。不知道是被当事人撞破了现场感到尴尬,还是纯粹被对方无意识的荷尔蒙袭击了一下。

“我路过的!!!不要在意我哈!”

 

2

这段被黄少天当成插曲的“意外”,没过两天再次出现在了他眼前。

 

【叶氏集团总裁叶秋深夜现身某五星级酒店,密会窈窕长发美女,疑似恋情曝光!】

八卦杂志的头条向来都选用的黄色大字,显眼得很,饶是黄少天这种从来不关心娱乐小道的路人,都在经过杂志亭时不经意一瞥就看到了。

封面上那个衣冠笔挺、气宇轩昂的家伙看起来非常眼熟。

黄少天立马停下脚步从摊位上捞了一本,仔细看了又看——咦,这不是前几天晚上碰到现场被表白未遂的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么?

其实这个八卦跟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黄少天本来只打算看看封面确认下脸,但是鬼使神差一般,他又忍不住打开了那个报道。

报道非常实在,一来放了不少记者拍到的黑糊糊的照片,一看就知道是有备而来。不过凭黄少天5.0的视力愣是只看出来照片上有一男一女,妹子挽着男方的手,其他什么都不出来。黄少天在心中不禁佩服起了现在狗仔的眼力——这么糊都能看清主角是谁,火眼金睛啊!

“记者在兴欣酒店蹲守到半夜,终于等来了本次头条的主角——叶秋。工作之余的叶秋穿着不复商场大佬那般隆重,较为休闲随意,更是显得年轻帅气。挽着他的年轻女性带着压低的鸭舌帽,看不清面容,但是从窈窕的身形来看,极有可能是现下娱乐圈某当红小花……在记者的观察下,两人一路说说笑笑走进酒店,在前台登记后共同步入了电梯,或将共度春宵一夜。”

……

“经过数十年的苦心经营,叶氏集团现已形成以军民品贸易、房地产开发、文化艺术经营、矿产资源领域投资开发、民爆科技为主业的发展格局。截止到20xx年末,叶氏集团的累积总资产已经高达5029亿元,其产值更是位列国企前位①……而身为叶氏集团的少公子,叶秋可谓是不折不扣的富二代+红二代,更是少女们梦中标准的钻石王老五。此番爆出恋情,不知又会伤了多少好妹妹的玻璃心?”

……

 

“喂,你看半天了,到底买不买啊!”杂志摊老板很是不耐烦。

黄少天正看在兴头上,被打断以后还有点意犹未尽,当即掏出零钱一拍桌上:“买买买!”

把杂志放到包里的瞬间,黄少天突然想起来一个关键问题。

——这个叶秋怎么还男女通吃???

随后,他迅速得出结论:叶秋真是不折不扣的垃圾了。

“我去爆料他还要和男人睡觉的话,杂志社会给我一笔可观的爆料费么??”黄少天突然有点不爽。

 

3

当然了,作为一个忠厚朴实且没有那么无聊的好人,黄少天并没有去爆料。揣着杂志回到小区后,他没着急上楼,而是百感交集地站在楼下绿化带里,抬头辨认着楼上不知道住哪层的叶秋,顺便给哥们儿郑轩去了一个紧急CALL。

“郑轩你还是不是兄弟了?你也太不厚道了!租房子给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你们这个小区,尤其是你这栋楼里住了一个土豪!还是个身家过亿的公子哥儿!”黄少天不满地说。

郑轩一脸懵逼:“……你说叶秋?”

“是呀,叶秋这个大佬住我楼上你怎么不早说?你说你是不是八卦嗅觉太不敏锐了,这种事情居然不在事先跟兄弟通风报信,也好让我也做下心理准备啊。”

“等等??黄少,你这逻辑我不是很懂。叶秋住我楼上,跟你有啥关系,为什么还需要我特意提前告诉你?”郑轩继续懵逼。

“……”伶牙俐齿黄少天此刻居然难得语塞了。

“你租我房子住,不就是看中了这小区清静人少,适合潜心复习应对下半年的国家乐团选拔么?怎么反而还怪我没有详尽给你介绍邻里住户的关系?”郑轩冷漠道,“虽然你是个基佬我早八百年就知道,但是你也没告诉我你好叶秋这口富二代啊。”

“……我靠靠靠,郑轩你胡说八道什么呢!!”黄少天的音调瞬间就拔高上去了,郑轩隔着电话感觉对方就差当场表演一个一蹦三尺高,“谁谁谁谁说我好什么富二代啦!讲话要负责的知道么?”

黄少天顿了顿,仿佛对自己为什么要好奇叶秋的事情也有点词穷,显得底气不是特别足:“这种身家背景上九十位数的富佬,我都很好奇好么?我只是稍微想了解一下他们微服出巡到民间的原因而已……”

郑轩在心中呵呵着。

“这个小区是新楼盘,入住的人不多。我也是去年某次偶然认出了他,才知道他也在这里买了一套房。我猜他也是想忙里偷闲图个清静,在我这个月把房子租给你之前,平时都很少见到他,估计也不是常住了。其他的,我可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懒得去和他套近乎,免得别人误会我是想有求于谁要抱大腿呢,那就亚历山大了……不过,我说黄少,你不是真的对他感兴趣吧?”

“……你够了,我真的只是纯好奇行不行啊!”黄少天向天翻了一个白眼,虽然知道郑轩看不到,但还是随手扬了扬手里的杂志,“我跟你说,那天我回家,正好撞见这个富二代大少爷渣人不落一滴泪的现场!啧啧,渣的对象居然还是个男的!简直是一出狗血电视剧,害我躲在旁边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然后你猜猜,今天我看到啥了?路边的八卦杂志说叶秋深夜带着妹子回酒店过夜……啧啧,厉害了,没想到看起来一表人才,结果男女关系居然这么混乱。嘿你说,他这个房子是不是用来金屋藏娇的啊?郑轩你说有没有可能……”

黄少天越说想象力越是丰富,忍不住展开了一番长篇大论的脑补,郑轩在那边听得脑仁开始疼了。

“郑轩你到底有没有在听?那个叶秋看起来倒是人模人样的,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人设,前脚刚睡了一个小鲜肉,后脚就去和当红小花开房了,简直是世风日下!你说,现在的姑娘小伙们是不是都瞎眼啦?”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向后倒退两步,想努力分析一下叶秋可能住哪层楼,同时嘴巴还停不下来,忙着跟郑轩分享八卦心得。

 

刚刚倒退了两步,黄少天就发现自己重心没稳,直直撞到了身后什么人——后背传来了清晰的温热体温,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烟味。

“啊——对不……”

他刚想道歉,结果转头过就傻了。

背后的叶秋正颇有趣味地打量着他,最后目光落到了他手里之前上下翻飞的八卦杂志封面上笑容更加诡异起来,黄少天打赌,绝对不是自己的错觉。

“黄少,黄少??怎么突然没声了?”听筒那边传过来了郑轩的声音。

黄少天看着封面上的蒸煮正笑吟吟且不失礼貌地与自己对视,并且显然正在客气地忍着笑。

 

“我好像话讲多了,头有点晕……”黄少天喃喃道,“没事的话,我先挂电话了……”

郑轩:“…………”

叶秋看到黄少天一脸被抓包的恍惚与紧张,忍了半天的笑意终于还是没忍住。

“话多到把自己给说得大脑缺氧,你真是个人才。”叶秋说。

 

4

这世界上尴尬的时刻有很多。

比如裤子的屁股部分裂了一个大缝而毫无知觉地在路上走了一个小时;比如参加舞会一番西装革履什么都弄好了结果忘记牙齿上还粘着一片菜叶……哪个时候才称得上最尴尬?黄少天不是很清楚。他只知道,此时此刻自己正兴高采烈谈论八卦时被正主逮了个正着,同时手上还挥舞着八卦的证据。

……蜜汁尴尬了。

 

“呃……”黄少天有些窘迫,一时不知道如何回话,毕竟眉飞色舞讲别人八卦的确不是什么好事,“那个什么,我只是路过杂志摊位,看到这个封面上的人比较眼熟,所以一时兴起想看个热闹……

“不好意思,那本杂志能给我看看么?”叶秋说。

黄少天愣愣地递过去。

叶秋接过来扫了一眼封面,点了点头:“哦,这张拍得还真是很像我。”

装什么大头蒜!明明就是你!黄少天在心中疯狂大喊,面上却说着:“哦哦,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很像呢。”

叶秋快速翻了几页,嘴角渐渐勾起了一点奇妙的弧度,看得黄少天心脏一阵狂跳。随后叶秋把杂志一卷,递还给黄少天:“写得不错,谢谢你的杂志。”

“……”该怎么说?不、不谢?

还没等黄少天想好怎么回答,又听到叶秋接着说:“不过写得再好,也没有你讲得好,听你绘声绘色描述比看文字报道有意思多了。但是下次你可以精简点,挑重点说,不然你说得累,我听得也累,废话太多了。”

“???”黄少天又满头问号,“喂喂喂,我承认,在背后讲别人八卦是不太好,但是这些都是白纸黑字印刷出来的,不是我编排你的好么?当然了,昨天晚上那个虽然真的纯属意外,但也是我亲眼看到的,不是我故意造你的谣。我还没把这事儿爆料给八卦杂志呢,你居然还倒打一把?那你呢?你不声不响在背后听人讲话,难道不是很不礼貌么?怎么还好意思说我垃圾话多?我要是说的垃圾话,那你做的事情,岂不是垃圾事??”

我不过说了一句,他居然回了我那么多句……叶秋震惊地想,肺活量惊人。

“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是刚刚捡到了一点东西,觉得可能是你的,所以想还给你。”说着,叶秋掏出了一本乐谱,“这是你的吧?我看你背着小提琴,东西又掉在离这栋楼不远的地方,所以才猜是你的。”

黄少天一看,还真是自己今天带的那本莫扎特的《G大调弦乐小夜曲》乐谱。

“的确是我的……谢谢了啊。”毕竟刚刚狂喷了一通,结果对方出其不意地出了个“好人大法”大招,反而让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了,“那个,刚才的话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往心里去,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不会去跟杂志社爆料的。”

从对方手里接过乐谱时,黄少天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的手指,人体温度从指间传来,触感清晰,让黄少天不禁多看了两眼——那双手看起来很薄,手指修长,骨节不像一般男人一样粗硬,却也很明晰。指尖很细,指甲修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②。

富二代保养得真好啊,人长得好看就算了,连手都这么好看,他内心感叹道。

叶秋诚恳地说:“其实你爆料也没什么,反正最后倒霉的也不是我。”

“……”

“你对我似乎很感兴趣,以后有什么想问想打听想八卦的,可以直接问我本人,我的确暂时住在这里,8楼的529室。在我住这里的期间,随时欢迎。”叶秋上下打量着黄少天,懒洋洋道,“八卦不靠谱,就算是亲耳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年轻人,多拉曲子才是正事。我先上楼啦。”

 

我什么时候对你有兴趣了???太不要脸了吧!!!

黄少天目瞪口呆。



评论(15)

热度(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