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叶日黄

[全职高手][叶黄]七年之痒 1

活动文,梗

七年之痒 HE(至于是真七年的小吵架调情还是七年的友尽开爱或者其他的角度都好自由发挥大丈夫☆说白了就是各种变相秀恩爱【。)

 

本章字数:2492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

懒得想名字了,就这样吧(。

点梗的姑娘好绝啊,这种梗放在叶黄身上简直是大杀器,还没有具体的东西……手残哭了,磨了三个晚上。但是为了(),拼了(。

PO主在尝试寻找写叶黄最正确的姿势,但是好像有些失败……

于是下一章想换另外一种风格(。

 

以下醒目: 

 

很OOC

真的OOC

真的很OOC。

 

开始了啊。

 

1

黄少天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突然直起身子对坐在离他不远正埋首在网游中的男人说:“叶修,我们分手吧。”

叶修背对着他,肩膀都没动一下,好像因为太过全情投入所以没有听见黄少天的话:“唔……”

黄少天对这个反应很不满意,那头无动于衷的反应好像是烟灰缸里还在燃烧的烟头,让黄少天心里的一堆干柴瞬间烧红了半边天。几秒钟后再度提高了嗓音:“喂,你听到没?我要分手!!!分手懂么!!”

“听到了。”叶修仍旧是一副“昨天吃的是土豆炒肉”的不咸不淡口吻回应着,满屋子只听到噼噼啪啪敲键盘的声音,却是又没有了下话。

黄少天一下子有点恼了,一扔怀里的抱枕“噌”的就跑到了正沉浸在游戏中男人旁边,横着胳膊从后面勒住了叶修的脖子,左手一下子摘掉了他的耳麦,更加大声道:“分手分手分手!我要分手!”

这下叶修终于有了反应——他差点被黄少天一个用力扯得闪了脖子——他的视线从屏幕上转了过来,看着黄少天,揉了揉耳朵:“嚷嚷什么?老实点啊,再闹我就要上你了。”

 “………………”黄少天一下子被哽住了。他想自己和叶修在一起快七年,却是永远摸不准对方的不要脸下限究竟在哪儿,他瞬间涨红了脸,破罐子破摔般说:“滚犊子!上我我也要分手!”

“今儿新鲜啊,欲求不满到主动开口了,看来是我昨天没能够满足你啊。”叶修突然笑了起来。黄少天意外没有立刻反击回去,而是重复道:“分手吧。”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叶修的动作停顿了片刻,他盯着黄少天脸上的神色,微微低头发出了一声轻笑,笑声意味深长得让黄少天眼皮一跳。之后叶修便不再看他,不过在键盘上操作的手速却是明显加快了许多。黄少天站在旁边,看着叶修指挥着无敌最俊朗以平日2倍的速度指挥着迅速推倒了boss,又在指挥频道上打了一句“有点事,我先下了,你们继续”就速度退出了游戏。

 

黄少天正被那双修长手指不停上下翻飞的速度震惊着,下一个片刻却被手的主人一把搂过去,天地一倒转,自己就被推倒在了沙发上,片刻后叶修的阴影就打在了身上,突然凑近的人影夹杂着无比熟悉的烟味铺天盖地而来。整个过程就好像叶修在游戏里推倒最小号boss那样迅速,干净利落。

“我靠叶修你……”叶修根本不等他说话,就直接凑过去堵上了他的嘴,舌头毫不客气地长驱直入,手指拖着后脑勺,以方便两个人的脸贴得更近。

长久地深吻后,叶修终于放开了看起来快要窒息的黄少天,笑了笑:“既然你这么主动……作为你男人,满足你当时义不容辞。”

“卧槽……”“要脸么”三个字还未说出口,下一个片刻黄少天便被压在了沙发上。叶修一边继续亲吻着正在乱动的黄少天,一边把右手伸进了对方的T恤下摆,一寸一寸地探索着光裸的肌肤,另一只手悄无声息拉开了黄少天牛仔裤的裤链。拉动链子的金属摩擦声在寂静的空气里显得有些淫靡。

黄少天觉得有些羞耻,而叶修在自己身体上下每一个角落里肆意游走的手指带来的凉意,又让他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嘴上却依旧坚挺:“我跟你说正经事呢,你这样是犯规你知道吧?滚开滚开!”

叶修看着躺在沙发上的人已经有些潮红的脸,二话没说撩起了对方的T,再利索地脱掉了裤子:“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这个?”

黄少天一瞬间就又软了——当然了,事实上,这是黄少天一直以来非常羞于承认的事情——即使两个人什么都不干,只要一闻到叶修身上的味道时,就跟吃了春药一样,未做腿先软。

就这点出息!他在心底自我嫌弃,却是懒得再抗拒,原本推搡的手终究还是环上了对方的脖子。

“还分么?”叶修双手摁在黄少天身侧,激烈的运动使得本来就有些狭窄的沙发更显得拥挤。他的脸凑得很近,认真仔细地观察着正陷入情欲中的黄少天的表情。身下却毫不留情,两人的股间湿得一塌糊涂,房间里除了喘出的粗气外,性器在穴中抽插出的水声也清晰可闻。

“…………”黄少天被顶弄得浑身发软,根本无法作答。叶修也不急,他对这个人的身体了如指掌,每一个敏感点闭着眼睛都能轻易点燃,此刻只耐心地加快了速度,次次都狠、准、快,却抓到了节奏不让黄少天高潮。黄少天仿佛是脱了水的鱼,浑身都湿淋淋的,除了喘息动弹不得。我靠太无耻了……黄少天无力地咬着牙。

叶修很满意。

“分手么?”叶修又重复了一次,笑吟吟的。腰却是一用力,正好撞到敏感点。

“啊………”黄少天终究还是尖叫了一下,白浊的液体瞬间全喷到了叶修的腹部上。

 

黄少天蜷着身体,怔怔地看着仍搂着他的叶修,感到了全身无力:“下次再说吧。”

不出意外看到了对方熟悉的笑容。

“行啊,下次换个地方说,这沙发还是有点窄。”叶修懒洋洋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一如既往地漫不经心。

黄少天愣了愣,居然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他试图把头埋进叶修的怀里,却是突然感到了喉头一紧,心底的不甘心瞬间如同漫山遍野的野草一般疯长起来。

 

又是这样的结局,黄少天很是烦躁地闭上了眼睛。每次都是这样。每当自己提出分手,叶修都会以做到让他趴下来为止的实际行动逼得他这种话唠都没什么精力再开口,接着就半是糊弄半是无所谓地草草翻过这一页,却始终没有给过一个正面的回答。无论是“开什么玩笑”,或者“少天你又逗比了么”,都没有。叶修只会含笑看着一脸吐血的黄少天,双手抱到怀里就亲:“又不老实了么”,言行寻常到就好像过去七年两人常有的互动一样。

原来我已经和这个人在一起七年了啊……

思及此,黄少天微微偏了偏头,把耳朵凑到了叶修的胸口,听见了耳边传过来的,来自叶修胸膛里熟悉的心跳。叶修就离自己这么近,近得心脏砰砰跳动的律动都能感受得一清二楚。睡觉时1分钟88次,打boss时会增加到98次。

他温热的肌肤直接贴合而来,黄少天就着这样的姿势,仔细地感受着叶修胸口上细微的,上下起伏的心脏脉动。

叶修是光和热度来源,而自己就像永远向着日光快速生长的向日葵。即使已经过去七年,黄少天仍旧无比清楚地感受到这份感情一如最初,崭新到熠熠生辉。即使七年的时间如此冗长,冗长到磨掉了两人之间的一切新鲜感。

他再也没有了当年与叶修约会一次就要在宿舍里倒腾一个小时,看得喻文州摇头苦笑的耐性,也没有了能提前半年就开始准备送给对方的生日/情人节/新年礼物的兴致,他只会光着脚丫子打着饱嗝窝在叶修怀里玩游戏机,与叶修刚吃完饭还没擦干净而显得有些油腻腻的嘴巴接吻。

但与此同时,也冗长到足够让彼此把血液骨髓都融进对方身体里,成为不可遗失的一部分。

 

 

>>>   To be continue

 

评论(2)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