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叶日黄

[全职高手][叶黄]七年之痒 2

活动文,梗

七年之痒 HE(至于是真七年的小吵架调情还是七年的友尽开爱或者其他的角度都好自由发挥大丈夫☆说白了就是各种变相秀恩爱【。)


本章字数:2318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


这个梗有点魔性,po主仍然在寻找画风……【蜡烛


2


叶修靠在床头抽烟,不是普遍意义上那种事后烟,天已经亮了。

黄少天还没醒,睡相堪忧,昨晚做完匆匆套的背心往上卷起来,短裤聊胜于无的蹭着髋骨,露出半截肚皮和一段腹股沟。

叶修懒得挪动,手指沾着烟灰在黄少天肚皮上写字。

一笔一划,楷体初级。两个字,总共八画。

他写,不、分。

黄少天对此全然无知,他正睡得咂嘴。咂完嘴还说梦话,不清不楚的一句,咕咕叨叨说完,末尾喊了一声老叶PK!然后把自己吓醒了。

黄少天懵着脸坐起来,伸手把一头乱发乱上加乱,叶修趁乱替他把背心捋下来,顺便捋掉了小腹上寥寥几笔灰痕。

“少天,看不出来啊,很奔放嘛。”叶修后仰,要倒不倒,形成一个非常拉仇恨的俯视姿态。

“什么?”黄少天还没醒神。

“做梦都在喊哥的名字。”

话音未落,黄少天不但醒了,而且势如破竹:“滚滚滚滚滚滚!我睡觉舌头向来老实,幻听了吧你,不然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叶修从嗓子里带出一声特别深长的呵呵:“梦里都被你PK,我这梦真够噩的。”

“……”黄少天仔细感受了一下,心里有点虚,靠,搞不好真是我梦的。


黄少天对跟叶修PK有种立地成佛的执念。

那时候他还是职业圈的雏鸟,叶修已经是威震四方的斗神,同样是近战职业,放在初出茅庐的新秀黄少天眼里,一叶之秋飒爽的英姿,伟岸得和珠穆朗玛峰差不多,可望不可及。

像所有涉世未深的热血少年一样,黄少天有个梦想,他想和业内第一人单挑。

可惜那时候叶修是个背着离家出走黑历史的游戏宅,在竞技圈之外的社会上被统称为网瘾少年,典型反面教材,不方便公然刷存在感。

黄少天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出征了整个处女赛季,别提单挑,连“叶神真相目击者”的头衔的没摘到。换成一般人大概早觉得情深缘浅累觉不爱,但黄少天偏偏不是一般人。


在同一件事上饥渴久了,心态就会从万事随缘潜移默化成逆天而行。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黄少天决定逆天了——其实没那么酷炫——他搞到了叶修的QQ号,一叶之秋,望着搜索到的好友ID,黄少天感觉幸福像花一样。

他手速卓绝,一连发了几条好友请求。

然后……

叶修秒拒了他的好友申请。

拒绝理由里写着:哪家记者这么犯规?走点心啊。

我…………操!

黄少天想剁手,手速太快也是一种痛,他被巨大的成就感冲击的头晕目眩,一激动直接点了添加好友,没写请求备注。

现在再去澄清,连他本人都觉得像此地无银,黄少天感觉胸口一阵紧缩,虐的。

正打算换个小号重来一次的时候,消息提示响了:

一叶之秋申请添加你为好友。

WTF???

黄少天手一抖把显示器关了,过了几秒又忐忑的重新打开,果然,消息还在,一个字没变,黄少天迫不及待的确认了通过。

有句话叫距离产生美,隔着一张账号卡的距离,对方是所向披靡的求舔偶像派,当距离缩短到一个聊天框的时候,黄少天的梦想从PK变成了真人PK。

正当他以超过300的手速在打字框里啪嗒啪嗒打着“叶秋大大我我我是蓝雨战队的黄少天我喜欢你很久了什么时候能够赐教啊!!!!”之类,对话框里跳出了他笃信自己穷其一生也不会忘记的,叶修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不好意思啊,你申请次数太多,我点错键了。

……

现实永远比过山车跌宕起伏,可黄少天感觉自己这种情况不是过山车,简直是跳楼机,一low到底。

这个残酷的真相导致他差点对叶修粉转黑,没忍心,最后折中转了路人。


后来陆陆续续交过几次手,叶修都是插科打诨的态度。

黄少天渐渐声名鹊起,成了中流砥柱,双方不可避免在席位攸关比赛里针锋相对。

剑圣斗神短兵相接,黄少天内心的陈年夙愿骤然再次燃烧起来,炽烈热切,他飞快在公共频道里打字:一决雌雄!

叶修不慌不忙的回他:行啊,凰少天。

黄少天出离愤怒了,拔剑出鞘,冰雨冷锐狭长,势不可挡。

一时间光影交织,天罗地网。

那场比赛在台上台下一片热血沸腾中决出胜负,胜负不重要,更关键的是,黄少天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灵魂可能不如冰雨的刀锋那么笔直。

他呆坐在比赛间里,直到喻文州来敲门,黄少天从昏暗的光线里抬起一双眼,眼神像冬夜的射灯,笔直的可怖,又明亮的刺目,他的神态却与此截然悖逆,懒散而疲惫。

“队长,我现在不方便站起来,”黄少天自嘲的咧了咧嘴,“那里硬了。”

“……”喻文州望着屏幕上闪动的荣耀,表情和心情一样复杂,但是很快,他点点头,“帮不了你。”

 

很久以后圈内流行起了手速和持久度成反比的传说。

当时叶修一串perfect打穿了节奏大师的高级level,黄少天笑吐了,老叶你还行不行,叶修瞟了他一眼,试试呗?

电视里在播焦点访谈,主持人说,用事实说话。

黄少天后来坚决拒绝再看这个节目。

 

黄少天时常回忆起一些细枝末节,在脑海里反复研磨到秋毫毕现。

关于比赛、训练、成功、失败……

关于叶修。

 

七年光阴足够磨平无数棱角,足够熔化部分记忆,足够把陌生人变成比空气更熟悉的存在。

七年以前,黄少天好奇叶修的一切。

好奇叶修抽烟的牌子,好奇叶修吃饭的口味,好奇叶修目光的含义,乃至好奇叶修做爱的敏感点。

七年之后,他对曾经充满求知欲的答案全部了若指掌,可以写一本关于教科书的教科书,然而仔细去想,那些微末的细节又全部一片空白,仿佛融进对方惯常吞吐的烟雾,扑朔迷离。

 

叶修掐灭烟头,对头发蓬乱的黄少天说:“这么想PK的话,打一场?”

“不打了,”黄少天抹了把脸,跳下床往外走,“反正互相的风格万变不离其宗,连你的技能快捷键我都一清二楚,没新意没挑战。”

“真心的?”叶修笑呵呵看着他。

“如假包换!”黄少天义无反顾。

“行吧,”叶修坐直,眼神很淡,严肃正经,“你不是要分手吗?”

黄少天的脚步顿住了。

“哥批准了,现在开始,我们就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黄少天摸了摸额头,不热,又回头看表,星期四,9:27AM,最后他掐了自己一把,疼,真他妈疼。

不是梦。

黄少天粗略估算,这是他本周第23次提出分手,叶修给他的申请选了同意。

这一次再也没有按错键的可能。


To be continue


评论(19)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