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叶日黄

[全职高手][叶黄]七年之痒 3

活动文,梗

七年之痒 HE(至于是真七年的小吵架调情还是七年的友尽开爱或者其他的角度都好自由发挥大丈夫☆说白了就是各种变相秀恩爱【。)


本章字数:4032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

这章补齐之前两天的量。


 

日更什么的真的好难啊……哭了出来【蜡烛

因为手残所以更新系统会不稳定,就跟画风一样不稳定【蜡烛

 

【真的好想在全篇都打上OOC三字……

 

 

3

“今晚就走?”叶修斜靠在门口,看着黄少天在房间里马不停蹄地收拾着东西。他脚边放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箱子已经被塞得七七八八了。

黄少天兀自在卧室里四处转悠,衣柜、床头柜都开着,衣物全都一股脑儿堆在床上,原本就不大的卧室此刻看上去简直跟被狂风过境一般,乱七八糟得一塌糊涂。他看都不看门口一眼,蹲在地上费劲儿地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箱子:“叶修你像话么!虽然咱们情人做不成了,但是你说的那什么玩意儿来着,革命友谊是吧,这情谊总还在吧?看我一个人在这里忙活都不过来搭把手,好意思么你?”

叶修依旧没动,从口袋里抽出一根香烟放进嘴里,右手还在口袋里找着打火机,于是嘴里说话也听着含含糊糊:“昨天按耐着心痛答应给你恢复自由身的不平等条约,今儿就让我帮忙打包送走自己前男友。少天,别对哥太残忍行不?”

含糊到听不出真假。

好像昨天干脆利落连气都没带喘一下,就点头说“行吧”的人不是他。

黄少天的动作停滞了两秒钟,随口道:“为了偷懒居然瞎编出这么蹩脚的理由……幸好你退役了,不然冯主席又必须药不能停了。”

“谁说我胡说了?不信你过来看看,我的心脏都痛出了眼泪。”叶修说。

黄少天背对着他,一听这话便率先在心里冷笑了一番,想着“编吧你就”,却仍是不由自主转过身,不出意外看到叶修正拿着打火机啪的对着嘴里的烟点着了火,白色的烟雾升腾而起,他的脸和眼睛都在烟雾里若隐若现。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回头继续折腾行李箱。

半晌后,叶修说:“怎么,担心我会哭么?”

“自作多情,你哭关我什么事!”黄少天的语气又不自觉地暴躁了起来,随手把床上最后一件T恤塞进了箱子里。叶修认出那是自己刚退役时随队去G市看蓝雨的比赛,赛后被黄少天拉着一起偷偷摸摸去商场买的情侣衫,结果被店里面的小姑娘认出来,堵在店门出不来。幸好当时黑灯瞎火,足以让两个看上去会让警察蜀黍觉得非常可疑的墨镜宅男牵着手一路狂奔在G市的大街小巷中。

 

叶修维持着靠在门口的动作,不出声地看着黄少天压了压已经装得鼓鼓囊囊的行李箱,又随手把桌子上一堆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儿全部扫进了背包——那架势好像恨不得把整间屋子都清空带走。

除了空调嗡嗡作响的声音,房间里一时没人说话,于是箱子“哗啦”的拉链开合声显得有些刺耳。

大概是卧室里的暖气开得太足,足到让叶修从背影看到黄少天抬手擦了一下脸。

 

 

叶修答应分手的时候,黄少天一向高速运转的大脑如同被高电压烧坏的电脑CPU一样,瞬间停滞了。

在自己缠着叶修分手了23次后,在第24次,叶修毫不迟疑地按下了“yes”键,速度快得好像他在竞技场上狂飙900APM。他就像当机一样,长久以来生长于不见天日中的阴暗念头在一瞬间得偿所愿,他不知道是被这份确认砸晕了头,还是不相信叶修如此轻而易举说出了“好啊”。

没问原因,也没有迟疑。

黄少天的嘴巴却永远快于大脑:“叶修,你是认真的么?很认真么?真的很认真么?特别认真么?我可是会当真的哦!”

叶修说:“不用重复那么多遍,还没聋呢,哥必须是认真的。”他顿了顿,“昨晚上不是才说过么,我会尽量满足你的一切要求的。”

黄少天那张号称能说哭无口周泽楷的嘴,第一次张了张后,又硬生生闭上了。

“好吧。”十秒钟之后,他听见自己说,“那从今天开始,哦不不,从现在,从此时此刻开始,咱俩就算结束了?”

“纯革命友谊,妥妥的。”

黄少天立刻拿出了手机,啪啪按了一阵,再举起来在叶修眼前虚晃了一眼,根本来不及看叶修的反应:“你看,那既然这样,我也不好意思赖你家白吃白住了不是……要不这样,今天我先收拾行李,回家的机票我刚看了,就明天的!”

“只是分手而已,不用搞得跟阶级敌人斗争输了迫不及待就划清界限吧?”

“你懂什么,队长说了,让我们自力更生,蓝雨家的队员绝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作为副队长我必须贯彻执行啊!”

“你东西这么多,一天收拾不完吧?”

“靠靠靠,叶修你这是不相信哥的手速么!好歹我也是蓝雨现任的当家王牌啊,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职业素养你知道不!!”

一边说着没什么营养的话,黄少天一边向房间退回去——他觉得他没法再在叶修面前多待一秒钟了——途中还不小心被旁边的凳子绊了一下。

叶修你可别后悔!不,就算你后悔没用了!我不会给你反悔的机会的。他咬着牙想。

 

黄少天自认是一个非常爽快的人,一旦提了分手便当机立断,毫不拖泥带水,一副“既然已经分手那就没有留在叶修家里的理由了,多呆一刻坚定的革命意志就会被被多腐蚀一刻,危机四伏啊必须马上撤离”的英勇就义心态。于是当晚黄少天就在淘宝上刷起了第二天从H市到G市的机票。

绑定淘宝账户的银行卡是叶修的,现在黄少天还来不及去清理自己和叶修共同存款的账目,他觉得没必要,也懒得计较这些细枝末节。这些年两人的共同财产不计其数,如果要分清你我,大概一个月都走不了。

他拿着那张银行卡踌躇了很久,最终订了清晨最早的那班飞机。“因为这班最贵!临走前也得让叶不修那家伙出出血,劳资的青春可不值这点!” 

与此同时,航班确认的支付宝订单也发到了叶修的邮箱里。

 

嗯,分手的所有步骤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黄少天表示很满意。

可是为什么晚上睡觉时叶修这货还是一脸坦然地挤到了自己旁边?还大喇喇地掐着自己脸说:“少天这么看着哥,是舍不得,后悔分手了的意思吗?”

黄少天气结:“谁后悔谁是小狗!”末了觉得重点不对,疾言厉色道,“我看着你是因为被你的恬不知耻震惊了……话说咱已经分手了,还睡一张床像话么?这要传出去成何体统!”

“红军长征时打地铺,一屋子能并排挨着睡几十个人,艰苦环境下一张床能挤好几个人。你这是在怀疑咱祖国先烈们的质朴情谊么?”

“什么狗屁歪理。”

“呵呵。”叶修笑了笑,长手一伸便把黄少天搂进了怀里,“天有点冷啊,还是人体抱枕暖和。”

“……质朴的情谊是这样?叶修你的脸呢?你这是在耍流氓你知道么!”黄少天一阵翻动,正欲挣脱叶修,就听到头顶传来了叶修的声音,“别乱动了。”

不过四个字,黄少天却一下子老实了。

理由,大家懂的。

 

 

再后来,黄少天就睁着眼睛,保持窝在叶修怀中的动作一晚上没动。他的神智在和叶修打了几句嘴仗后。就一直处于混沌的状态。在刚刚过去的24小时里,发生了太多他曾无数次预料无数次演习却从未真正设想过实践后会怎样的事情。叶修抱着他的手臂透出了高于房间暖气的温度,他却是再也懒得动弹。

直到枕头边设置好的手机闹钟震动起来,黄少天才挣扎着伸出已经有些麻木的手去拿。划开屏幕的时候,刺眼的白光在黑暗中一下子冲进了他的视网膜内,以至于突然有了一瞬间的茫然。

6点。飞机是早上9点的。

 

黄少天原本想在不吵醒叶修的情况下,10分钟内出门上路的。没想到刚把叶修的手从腰上挪开,就听到床上的人说:“走啦?”

黄少天说:“嗯,走了,回见啊。”

叶修说:“别啊,哥送送你呗。”

“不用不用,我用快的打车软件叫了车了,就返现10块钱那个,车都在楼下了,人到车就走!而且同时使用微信支付的话,还能省15块钱,划算得很!哪儿犯的着你送啊。”黄少天拖着行李箱,那速度恨不得立刻冲出去,一连声阻止正在套外套的叶修,一边发挥了职业选手的敏捷度,啪的打开了家门。

一开门,黄少天就愣住了。

门口站着一人,捧着一超大盒子,一脸“靠累毙了”的表情,正准备抬手敲门,突如其来的开门让他也有些措手不及。

是张佳乐。

“………”黄少天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非常微妙。

张佳乐站在门口,看着黄少天拖着个行李箱,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同样很是震惊。他看了看手中的盒子,又看了看客厅里的叶修,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进退如何。

“……这么早就出来迎接我?”张佳乐吃惊地说。

“嗨,早上好。”黄少天有些干巴巴地说。他的眼光从张佳乐的脸到手中的盒子,来来回回扫了几十下。

张佳乐总觉得被这目光扫得浑身不自在,但是另外一个问题很快接踵而至。“我靠,叶修你不知道来帮把手啊!这盒子超重的好么?你家这破小区居然连个电梯都没有,你知道我爬上这七楼差点归天啊!!后悔死了答应你接……”张佳乐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中的盒子准备放地上。结果叶修眼疾手快,一下子窜过来接过了张佳乐的盒子,并打断了张佳乐接下来的话:“乐乐,早起锻炼对身体好,你看你那小身板,退役之后更是一副承受不住狂风暴雨的样子,哥这是为了锻炼你,防止你被资本主义病毒一样的懒惰吞噬。”

“如果不是看在你那天一片痴心痛哭流涕地哭着求我,谁理你啊!给我记着,绝对没有下次!”张佳乐有些愤愤地说,眼光瞄到了一旁的黄少天,“黄少,你今天这是出门旅游?”

黄少天正看着两人互损,被一问话,醒了下神:“哦,没呢,我回G市了。”

“回娘家探亲呀?这大包小包带的,给小卢带了不少零食吧?我说你们也太宠他了,小孩子正是长身体呢吃这么多零食……”

“我和这货分手了。”黄少天打断了张佳乐,“所以回G市。”

张佳乐的表情瞬间变了好几变,他的表情明明写着“信息量好大消化不过来”:“………”他转头去看叶修,“老叶……”

叶修接过盒子后随意放在了桌子上:“嗯,分手了。就昨天的事情。”

张佳乐愣住了,“不对啊,叶修你前几天不是才……”

黄少天却没时间听他们叨叨了:“张佳乐你吃什么惊啊,你别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啊,跟着家伙好几年我早腻味了。哎,你快进来进来,随意啊,我先走了,没时间了,下次陪你聊。”

叶修用眼神示意张佳乐有话等会儿再说,张佳乐门儿清地点了点头:“不不,我不聊天。我就是过来给老叶送个东西!黄少有话好好说,别冲动!”顺便做了一个看表的动作,“艾玛,你看这个时间点,我要回花店了。那我东西搁这儿,走了啊!黄少有时间来我店里坐坐,别客气!”

话刚说完,张佳乐就忙不迭地跑了。

 

房间瞬间又归于平静。黄少天看了看张佳乐刚刚送过来的东西,叶修说:“考虑好了,真的要走么?”

“废话,机票都买好了。”

“我送你。”

“不用了,我叫的车都到了,不坐会有黑历史记录,你别让我进的哥的黑名单行不行啊。你知道我是一特讲诚信的人。”

“好说,改明儿我让罗辑去修改后台数据。”

黄少天背对着叶修,看不清表情,却是史无前例地沉默了很久。

“叶修,不用了。”最后,黄少天说,“真不用了……我说真心的,就在这里说再见就好了。”

 

最后几个字好像是从胸腔里憋出来的声音。

叶修想,他的少天是哭了么。

 

To be continue

评论(29)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