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叶日黄

[全职高手][叶黄]七年之痒 4

活动文,梗

七年之痒 HE(至于是真七年的小吵架调情还是七年的友尽开爱或者其他的角度都好自由发挥大丈夫☆说白了就是各种变相秀恩爱【。)


本章字数:2322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


嚼蜡一样的过渡章

画风是什么?能吃不?_(:з」∠)_


4

黄少天当然没哭,天太热,他眼睛冒汗。

叶修在他身后说:“买卖不成情意在,下回路过记得来看看哥。”

“说的轻巧,”黄少天呲牙笑了,眼里剑意绵绵,“以后你陪吃喝拉撒睡的特殊待遇就算过期作废了,想见面提前跟我们经理预约。”

说完两边都沉默了一瞬间,像光碟划伤的跳帧。

黄少天觉得自己有些失控。

印象里叶修永远不痛不痒刀枪不入,事到如今,他这种机会主义者,再不见缝插针的放大招让叶修掉掉血,似乎七年时光就全成了落花有意付流水的后半句。

黄少天别无所求只图个快意恩仇,结果用力过猛,连跟经理预约这种话都讲出来,界限划清的确实太简单粗暴,效果适得其反,愈发显得心口不一。

有没有杀敌一千不知道,自损八百是肯定的。

 

结果叶修眼都没眨,点点头:“陪吃喝拉撒要约,陪睡也得约?”
照样是雷打不动懒洋洋的口气,真真假假分不清楚。

黄少天顿时被一块烧红的烙铁直捅进心窝,还用劲捻了两下,五官立刻皱紧:“滚滚滚!大清早就掉节操还有没有点下限了!说好的好聚好散江湖再见呢?”

叶修一根烟快抽完,眼看烟蒂要烧到手指,仍旧不急不缓不熄火,职业选手,早已经养成爱手如命的条件反射,黄少天看在眼里,心急火燎,恨不得夺过来替他掐了,又不想服软,纠结的得差点胃痉挛。

“行呗,”叶修千钧一发按灭指间最后那点猩红,“好聚好散江湖再见,再见了,少天。”

再见了,少天。

黄少天恍惚的身体晃了晃。

 

他们彼此说再见的次数多得数不清。

在候机厅,在比赛场,或者在电话里。

千里相隔,聚少离多。

每一次面临分别,叶修都会说一句再见,黄少天笑嘻嘻的回一句同样的。

如同一个心照不宣的密约。

叶修说,再见,少天。

黄少天就能够心安理得的期待再一次相见。

然而这一次,叶修说,再见了。

仿佛在再见之后添加了一个遥遥无期的期限。

叶修已经退役,他们不再有赛场上棋逢对手的机会,而现在,更没有了再见的理由。

不是挺好的吗,黄少天想,是挺好的。

他笑起来,露出单边虎牙,表情鲜活得像浸过水。

“再见了,老叶。”

 

黄少天拖着巨大的行李箱,边走边回味着叶修刚才说再见的语气。

叶修平时讲起话都自带嘲讽效果,天赋异禀的MT,很少用那样平直到几乎刻板的口吻,正经的像荣耀第一牧师。

察觉到这点黄少天又忍不住有些畅快,好歹中debuff的不止他一个。

走神走的离谱,拉杆箱滑轮一扭,卡进绿化带突起的水泥边沿,扯得黄少天整个人往后踉跄了半步。

他收拾行李时事无巨细,生怕时过境迁叶修再来撩拨,少天啊,你那个什么什么落下了,改天别忘记回来拿啊,哥给你留门。

万一当时意志力薄弱点,肯定是晚节不保的节奏。

一来二去行李箱塞得几乎要爆锁,拖在手里沉像座五行山,五百年一次的试炼。

黄少天被扯的绊了一下,回过神来才觉得特别累——不仅仅是体力上——也顾不得维护形象,一屁股坐在给他使绊子的水泥沿上,挺嫌弃的看了看脚边的箱子,心里纳闷,究竟哪来这么多东西?

 

当初他搬进来的时候只带了一套用惯的鼠标键盘,连换洗衣服都没拿。

第一晚洗完澡腰间裹了条毛巾,笑嘻嘻把湿漉漉的手甩了叶修一脸,叶修侧身躲开,手底下一滑,技能从目标身上偏出半个身位格,放空。

叶修索性松开鼠标抬头看他:“哥很欣慰。”

“什么?”黄少天没明白,“打偏了你很欣慰?那容易啊,本剑圣可以随时让你欣慰到反胃,要不要现在就来感受……”

“我是说,”叶修摆摆手,“剑圣大大千里跨省献身,我很欣慰。”边说边笑呵呵望向他下身那条遮羞布。

黄少天反应过来,立刻像发条上了三圈的跳跳蛙,往后跳开:“次奥!!!老叶你多大人了,能别这么三俗吗?”

叶修笑起来:“剑圣这是管挖不管埋,管浇油不管灭火的意思?”

黄少天嘿嘿笑:“不要我帮你拨119?”

“远水救不了近火,凑合让你客串一次消防员吧。”

叶修站起来,准确无误扯掉了黄少天的小毛巾。

 

黄少天身上还留着凉爽的湿气,叶修环住他,舌尖卷走他唇边的水珠,发蒙的黄少天猛然清醒过来,挣扎着要脱身。

“敬业点啊消防员同志。”叶修用气声在他耳边轻念。

“操操操!叶修你这什么行为你知道吗!你这是趁火打劫趁虚而入趁人之……”

余音被唇舌卷取,裹食下腹。

扎扎实实一个吻,两个人的呼吸都慢慢急促起来。

黄少天有点控制不住,撩起叶修T恤下摆,胡乱摸了两把,就活动手指去解皮带扣,偏偏不得要领,几次失败。

黄少天骂了一句,干脆蹲下来,双手并用扯开皮带,牙齿咬住半截铜拉链,一拽到底,隔着内裤的布料把发硬的器官含进嘴里。

听到叶修在他上方深深吸了口气,心里就得意的不行。

反复舔舐吞吐几次,叶修把黄少天拉起来顶在桌面上,往手心挤满润滑剂,手顺着脊柱往下,在尾椎流连一阵,从身后探了进去。

这一下进的又深又急,黄少天喉咙里滚过一声短促的哽咽,异物在体内搅动的不适让他全身紧绷,难耐的换着气:“老叶你、”

“这时候提倡经验主义,”叶修咬着他发红的耳垂,“也不是第一次了,放松点。”

“闭嘴!”黄少天不住发抖,眼神却充满桃色的攻击性,“又他妈不是充气的,拔了气塞立马能松。”

叶修简直要笑场,斩钉截铁的忍回去,总得有人在乎气氛。

“来,我找找气塞在哪。”叶修嘴里逗他,向下圈住他直立的分身,摩擦顶部,黄少天抽着气不断挺腰往叶修手里送,鼻尖上全是细小的汗珠,叶修心里一动,又吻住他,亲着亲着,黄少天猛地掐紧他的胳膊,仰起头,颤抖着交代在叶修手里,整个人顿时软了。

叶修捞住他发软的腰,抓着腿根推高:“现在松了没,来真的了啊。”

黄少天没出声,半眯着眼,睫毛微微震动,叶修压着他膝盖把自己送了进去。

 

黄少天至今记得那个夜晚,夜幕漫长的似乎没有尽头。

他们的身体一次次被最原始的欲|望连接在一起,心无旁骛义无反顾的做|爱。

像要互相证明,或者彼此耗尽。

 

路面渐渐迎来高峰,黄少天撑着膝盖用力站直,把大半个脸藏在墨镜后面,和行李箱一起混进穿梭的人流,背影很快消失不见。

根本没有什么在等他的出租车。


TBC

评论(21)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