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叶日黄

[全职高手][叶黄]七年之痒 5

活动文,梗

七年之痒 HE(至于是真七年的小吵架调情还是七年的友尽开爱或者其他的角度都好自由发挥大丈夫☆说白了就是各种变相秀恩爱【。)


本章字数:4552

 

@叶雨生繁_叶黄活动企划 

 

=======

越来越凌乱的画风【蜡烛 

最近状态完全不对,写粗来的全是蛇精病【蜡烛

真的就是赶最后一波积分_(:з」∠)_

BUG特别多。

慎入。

 

5

 

“事情就是这样来着……队长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要麻烦你跑这一趟的!老天作证,我只是想回G市而已可是不知道踩了什么狗屎,事情就发展成这样了!啧啧,你看,这几天我脸上就写着‘衰’字了吧?诸事不顺!等等,噢,麻蛋!一定是我临走时碰到了张佳乐那个幸运E才惹的祸!……总而言之,抱歉啊队长,给你添麻烦了_(:з)∠)_”

  

对面桌的青年赫然顶着个熊猫眼,带着倦意的脸上写满了懊恼,尽管看上去精神并不太好,但是嘴巴却是停不下来,滔滔不绝中仍旧止不住手舞足蹈,好歹让满腹疑问的喻文州暂时放下了心。

他冲黄少天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太过介意,一边朝着旁边已经皱起眉头的警察走了过去。

“警察同志,我就是喻文州,是来帮黄少天缴纳罚款的。真不好意思,因为过来的路途有点麻烦,所以耽搁了,希望少天没让你们太困扰。这是我的证件。”

年轻的片儿警接过身份证,瞄了一眼一脸和气的喻文州,有点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喻先生是吧?您来的时间可晚了点,您这位朋友……”想了想,似乎在思索怎么用词,“可真够热闹的,局里那壶茶水都给他倒了五六杯了。”

喻文州习以为常地一笑,正准备应付两句,却被旁边百无聊赖坐着的黄少天一下子跳起来接过了话头:“警察同志,您这么说可不厚道了!虽然我没有严谨地遵守维护市容市貌在前,可我这不也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听你们发落了么?我内心愧疚难当,觉得给咱市丢了脸,拉着你们倾诉倾诉,还不许我多喝几杯水缓解嘴干么?你们不是常说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么?我这不算阶级敌人吧?”

黄少天的一番长句硬是活生生带上了特别委屈简直是六月飞雪的口气,一顿抢白憋得那小片警居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喻文州见状忙拉住黄少天往后扯,试图打断他的喋喋不休。“……警察同志,您看看还有什么手续?我带着少天去办,然后就可以走了吧?”

片警这边头还没点完呢,黄少天那边就又开始接着蹦豆子了。“我说警察同志,有个事儿能不能打个招呼啊?之前您同事拍的那片儿,对,就是那个跟拍,能不播了么?”

片警一脸“赶紧把这倒霉孩子给领走吧”的头疼样。“那是直播!”

WTF?!黄少天一口倒吸气把自己给呛到了:“??!!直播!直播??那不是一脸衰样的我全让H市市民看光了…………等等,请问给我打马赛克了么?”

 

 

现在,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6个小时以前。

 

 

当黄少天心情低落地抵达机场后,临走前叶修别有深意的眼神突然浮现在他眼前,让他感到了莫名的焦灼难安。

今天清晨的分别在黄少天看来,那绝对是怀抱着彻底一刀两断的壮士断腕般的悲壮情怀,所以他打定主意临走时坚决不给叶修放自己半滴血的机会。行李连夜收得非常妥帖,临行前的几句磨嘴皮也是精心设计,誓要把叶修堵得跟他一样心里发慌。同样的,他也彻底杜绝了给自己展露出哪怕一丝半点后悔与不舍的契机。

等到屁股坐在候机室的凳子上了,黄少天终于从一路的伤春悲秋中回过神来,于是越回味今早的分别场景,越觉得不对头——当时让自己暗爽的,对方仿佛中了debuff的神色现在想来格外可疑。

怎么不像“少天不要走听我解释”,也不像“此生一别再不相见”,更不像“少天我舍不得你”,而特别像“你丫走着瞧”?

临走没放嘲讽,没有继续脸T,而是一脸平静地说着“再见了”,这样的叶修简直是太可疑了。

黄少天和叶修处了7年对象,叶修每一个下意识的动作他都摸得一清二楚,哪怕无意撅个屁股他都知道这是要拉屎还是放屁。尽管有时候对于叶修的种种心思,黄少天并不能十分通透地理解,但他站在门口看着自己意味深长的目光,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尤其是等他看手机时发现飞机已经被延迟了长达两个小时。

明明一切都已经处理妥当了,为什么还有这么强烈的如坐针毡的不安感?

黄少天的心很累。

 

直到候机室里响起了“我们非常抱歉地通知您,今天上午8点30分从H市至G市的CA2910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取消,具体起飞时间目前尚不得知,届时我们会提前通知您。如果耽误了您的行程,全体机组成员再次向您致以诚挚的道歉”时,黄少天正把塞得鼓鼓囊囊的行李箱摸了又摸,蓦地就住了手。

他隔着机场巨大的落地窗,望着外面不知何时开始淅淅沥沥下起来的雨。

……………

他想起了叶修保持了十年如一日的习惯:收看新闻联播后的天气预告。——因为职业问题,退役后的游戏选手多多少少都对雨雾天气有些敏感,几年甚至十数年的职业生涯总会对某些关节造成或多或少的影响,平时也没啥,就怕下雨。

接着,他终于回忆起了买机票的卡是叶修的,所以飞机航班班次与起飞时间确认,同样也发到了叶修邮箱和手机。

黄少天感到脑子轰的一热,血液一下子全蜂拥进了大脑。他刷地掏出手机,调出了叶修的电话——这在之前挣扎的俩小时里都没舍得删掉,当然了最后他自我安慰说其实这号码删不删都忘不掉——在“拨打”键上来回摩挲了大概两分钟。

最后黄少天猛地把手机扔进衣服口袋,拉着行李箱就奔出了机场。

 

钻进计程车的时候,黄少天精准地报出了张佳乐的花店地址——此时此刻,他特别想见见张佳乐。

这算怎么个事儿啊……黄少天缩在座位上有些疲倦地合上了眼睛。折腾了一上午,从被悲欢离合一直演到悬疑大戏,他一肚子都是不可言说的莫名情绪,那些感情搅在一起,混合着内心深处不为旁人所知的微弱期许,迅速膨胀发酵,以惊人的速度回荡在胸腔里每一个角落,最后停留在心脏扑腾扑腾地上蹿下跳,叫嚣着要喷薄而出。黄少天有些难受地按住了胸口,手心却被口袋里的纸质硬物刮到了手心。

掏出来一看,是叶修很早之前给自己列的一长G市的各项特产清淡。当时叶修打着游戏,头也不回地说:咱妈特喜欢上次你带她去吃的早茶,就你宿舍旁边那家餐馆,她在网上买了几次都觉得味道不正宗,一直惦记着,前两天还给我打电话,让你下次来我这儿之前先给她打包送过去,记得啊别忘了。

“我跟他分手的事情,他爸妈知道不?”看着上面列的一串儿名单,黄少天又开始心烦意乱了。他把那张纸在掌心里捏成一团,想了想又觉得不过瘾,于是展开来,发泄一般地刷刷刷撕成了好几片,最后耐心地撕成了碎末。好像撕得越用力,内心的阴霾就能被扯得越快。

黄少天摇下车窗,望着飞驰而过的风景。现在正是深冬,风刮得他的脸有点疼。他望着手里的碎纸,随即把手伸出窗外。

所有的纸片随着凌冽的寒风呼啦啦全都飞散开来,带起了一片雪白。

如果那些让人不得安宁的回忆能跟这些东西一样,风一吹就能了无踪影就太好了。黄少天想。

 

没几分钟,黄少天觉得自己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警车的呼啸声,声音越来越近,直追自己的出租车。

车停了下来,摩托车的警察也顺势停在车旁,摘了头盔就来礼貌地敲黄少天的车窗:“这位先生,麻烦你下车。”

“……”黄少天正感伤,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了。一看来人穿着警服,立刻收起了伤春悲秋,一边嘀咕着“我刚刚在机场破坏公物了?”一边下了车。

小警察仔细打量了他一番,埋头开始写罚单:“同志,刚刚是你在车窗抛物吧?这是破坏城市市容,危害马路交通的行径,知道不?”

“…………”黄少天觉得剧情走向有点不对。

 “同志啊,你这样在大马路上随意扔垃圾,不仅是破坏街道的干净卫生,你那个纸屑撕得这样细碎,在如此高速的风速下,它有可能就直接飘到你后面正在行驶的汽车挡风玻璃上了。司机要是被突然扰乱视线,一不留神看岔了,再加上路况复杂点,手一抖没握紧方向盘,这后果不堪设想啊!”民警一边写还一边语重心长地教育着。

黄少天在内心咬牙切齿:叶修你这祸害,连写的纸条也带着诅咒!一边忙不迭地点头:“是是,警察同志您说得可太对了,是我没有顾虑到,这要是一不小心……艾玛,酿成大错我这良心绝对过不去!您看我真不是故意的!”道歉态度诚恳得让警察不好意思再多说啥。

于是警察点了点头:“知错能改是好事。”说着就扯下了一张罚单,哗啦啦填了个数字,“来,罚款500元。”

黄少天赶紧抽出钱包去拿钱,刚一打开就愣住了,临走时没去取钱,包里零零角角搜刮起来只有三百来块。“……钱不够。我去银行取一下。”

于是又去摸信用卡,结果把钱包翻得底朝天后,再度停下来。

……这下黄少天终于知道自己这一路的焦虑不安是什么原因了。

银行卡在昨晚买完机票后搁桌子上了,没拿。……黄少天看着对面一脸严肃的警察,欲哭无泪。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网购机票就是特么这么不靠谱么!!!!!!

“打个电话让你家里人或者熟人缴纳罚款吧?”

黄少天心如死灰,狮子座的尊严要求他绝对不能让前男友看到自己没赶上飞机还衰得因为乱扔果皮纸屑被片儿警罚款,罚款就算了还没钱交,没钱就算了居然还要回头找前男友来帮忙江湖救急?!开什么玩笑!“……没有,我只是来H市旅游的。”

“故意逃避罚款不好啊,双倍哦。”小警察没啥表情。

黄少天欲哭无泪:“不是,我真是来旅游的。”

 

比航班取消,车窗抛物被逮住罚款更逗比的是什么?最逗比的就是,黄少天一转头发现小警察后面还跟着一个扛摄像机的大叔,他顿时真要哭了。

这是遇到专抓交通违纪的节目摄像组了!朋友们看过么?就是每天在市内转悠,看着没有遵守马路交通的人就冲上去,现拍现给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演示什么叫“没有遵守交通规则”。

 

“名字?”

“这个很重要么?能不能不做自我介绍啊?虽然我叫黄少天,可是我不想让大家都知道啊!”对着黑洞洞的摄像头,黄少天简直想蒙头了。

“做啥的?”

“……”黄少天在肚子里搜刮着合适的词语,“搞体育的,特别帅气的那种。”

小警察上下打量着他,眼睛里分明写着“瞎扯”。“不太像啊。”

黄少天在心里卧槽了无数下:“脑力竞技也是一种体育运动……”顿了顿,“警察同志,你看我这还没退役呢,算半个公众人物吧。这要因为一时失手上了电视,我老大看到又得吃药了!让老人家天天吃药伤不起啊!所以,你看你能不能给我打个马赛克啊!!”

小片警理解地点了点头,转头:“给他把嘴巴打上吧。”

“………………”

 

就算被剥夺了肖像权,但是罚款还是得照交不误。

于是黄少天给正在S市真旅游的喻文州打了个电话。

“队长……”那边刚接了电话喂了一下,黄少天却在一瞬间感觉到酸涩席卷了鼻腔,身体里某个开关好像被打开,两个字喊得特别困难,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下过雨的柏油路湿漉漉的,染得他的鞋也湿了。

他有些把持不住地想蹲下来,可是周围全是陌生的人潮,世界吵得让他头疼不已。

“队长,我是少天,很抱歉现在打扰你。啊没没,什么事儿都没有……嗯,我现在在H市,不过出了一点小意外。啊哈哈哈哈哈,没事没事,就是现在有个事情要麻烦你一下了……你在哪儿?啊,那你现在方便来一趟H市不?”

“队长,我身上没带钱,银行卡也忘带了,你来帮帮我吧……”

 

 

走出警局的时候,喻文州看着前面正在伸懒腰的黄少天,猝不及防地说:“叶修呢?”

前面的人正在动作的手僵硬了几秒,最后又若无其事地放了下来:“抱歉啊队长,今天特鸡飞狗跳的,我一时也没来得及交代……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我和叶修昨天分手了。”

这消息有点劲爆。喻文州皱起了眉头。

黄少天依旧背对着他,语气轻松:“本来今天的飞机,但是航班被取消了。于是我就想,电视剧不是常常都那么演么,或许这是什么天赐契机啊?但是又突然发生了一堆逗比又莫名其妙的事情……”他停顿了两秒,不知道在想什么。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穿着黑色外套的背影,好像下一秒就要融入无边的夜幕里。

“分手是我提的,他不过是又一次顺着我罢了。队长,我今天下午一直坐在那里想,到底是哪个环节不对了?我想了特别多。”

“我和叶修在一起七年,是我也没想到的长久。可是,我…………”

 

黄少天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TBC

 

写完才发现叶修大大一章没上线,哭晕。

爆字数了,其他内容塞下一章。

 

 

评论(33)

热度(158)